<div id="jlrsn"><span id="jlrsn"></span></div>

    <dl id="jlrsn"></dl>

      <dl id="jlrsn"></dl>

          <progress id="jlrsn"></progress>

            <div id="jlrsn"></div>

                <em id="jlrsn"></em>
                  <sup id="jlrsn"></sup>

                  <progress id="jlrsn"><tr id="jlrsn"><ruby id="jlrsn"></ruby></tr></progress>
                  
                  

                  首頁 > 文學 > 正文

                  同性在一起會長久么?

                  同性在一起會長久么?

                  我還在讀碩士的時候,有一個大概三十多歲的男人叫老徐,是個中學老師。他戀人得了癌癥,他帶他來上海做最后一場賭注,想看看能不能治好他戀人的病。


                  我至今都記得那個患者的樣貌,看起來溫文爾雅飽讀詩書的樣子,如果不是疾病的關系,應該是個非常帥氣的中年男人。但那時卻因為癌癥的關系,他的身影很單薄。


                  他不能說話,俗話叫“啞巴”,是當地的一個聾啞學校的老師。


                  當時我的上級醫生看過他從老家省城醫院帶來的各種檢查結果以后,說不用再浪費錢做檢查了,他這樣的病還是少點顛簸待在家好好休養比較好。


                  那幾天我也比較忙,所以就沒怎么注意老徐的事情。后來不知怎么的,老徐幫那個患者辦了住院,說是一定要試試手術。


                  大家都知道,晚期癌癥手術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而且手術還會給患者帶來不必要的身體負擔,當時我們老板都說他這是何苦呢。


                  果不其然,當時打開以后主刀的醫生說完全不能下手,于是在和老徐商量過以后把腹腔關上了。


                  那時我還不知道他們倆的關系,真正知道他們是戀人關系,是在一個值班的晚上。


                  那天晚上快十二點的時候,在處理完一個病人的突發狀況后我準備回值班室吃點餅干填補肚子。


                  那個點病房的大部分病人幾乎都睡了,準備進值班室的時候,我看見走廊的盡頭坐著一個人,那里的光線很弱,我隱隱約約地看見,好像是老徐。


                  他坐在病房外的凳子上,低著身子,好像是在哭。


                  這種情況在我們科其實很常見,但是不知為什么,那一刻我卻停下了腳步,很想上前做些什么。卻又不知道該怎么做。


                  老徐一個人坐在走廊盡頭的椅子上,默默地流著眼淚,眼淚一顆顆滴在地板上,看著挺讓人心疼的。


                  突然,那個患者走了出來,當時他刀口還沒有完全康復,走步是會痛的,他捂著刀口,一步一步緩緩地走到老徐的面前。


                  老徐沒想到他還沒睡,慌手慌腳的把眼淚擦掉。他走到老徐的面前,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老徐一下沒忍住就哭出來了,拉著他的手泣不成聲。


                  那個患者是個啞巴,他慢慢的捧起老徐的臉,笑著對他搖了搖頭,就好像在說“沒事的”,然后輕輕地擦去老徐的臉上淚水。


                  很多人都說醫生見慣了生死變得冷漠,但那一刻我的心其實是很難受的。不是醫生對生死無感,而是我們必須這么做而且要做得很好才能不影響自己的工作,這是對患者負責。


                  我當時站在玻璃門的后面,無比心酸。


                  過了幾天他們準備出院,當時老徐問我外灘該怎么去,想帶他去看看,那會我剛好準備下班回家,就直接對他說“我帶你們去吧”。


                  傍晚的上海開始被五顏六色的燈光點亮,漂亮得不像話,雖然在上海也有那么些年了,但是每次看到都還是會情不自禁地覺得很贊嘆。


                  那天我帶他們吃了許多我覺得好吃的東西,老徐不依不饒地一直拿著幾張百元大鈔硬要往我手里塞,說是我帶他們來已經很感謝了,絕對不能花我的錢。我是不答應的,說認識這么多天也算是好朋友了,他們來上海就是客人,我是真的很想好好招待他們,覺得請他們吃點東西這點小事我還是能做的。老徐怪不好意思,一直說謝謝謝謝。


                  等走到外灘,看到那些美麗的燈光美麗的建筑物,老徐笑了,他看著他的那位戀人,拉住他的手想要帶他過去看那些迷人的景色,可是想起我在旁邊,又突然把手放下。


                  我對他們笑了笑,說沒事的,然后掏出手機對他們倆說“我幫你們照一張相吧”


                  老徐頓了頓,笑著對我點了點頭,牽著他的手走了過去。


                  那天江邊的風無比柔和,人來人往的游客看起來也都很溫柔。


                  我對他們倆說了一句“我要照咯”,老徐伸出手,緊緊地摟著他,老徐笑著對鏡頭說茄子,眼眶卻早已濕潤。


                  他也許在想,這可能是他們倆最后一張合影了吧。


                  后來,我把照片洗好了寄過去,在半年以后收到了老徐寄過來的特產。


                  他說,他過世的之前的日子里很開心,那包特產是他和他一起親手做的,希望我可以喜歡。


                  他還說,他會一直活在他的心里,永遠都不會忘記。


                  我想要回信,卻又不知道該說什么,斯人已逝,當時想著還是讓老徐一個人好好平復吧。


                  后來的某一天,我又帶著他們兩的那張照片回到了當時拍照的地方,江邊依舊是人來人往,風兒也依舊那么溫柔,只是照片上的另外一個人,已經永遠離開這個世界了。我學著網上的做法,把他們倆的那張照片和真實的背景重合起來,就好像回到了當時他們倆拍照的那晚。


                  我想,他們的長久,也許會比我們很多人的轟轟烈烈,都要更加平淡真實,卻又刻骨銘心吧。


                  我把那個場景拍下來,寄給了老徐,寫上:


                  你們一直都在一起。


                  網友評論

                  驗證碼 換一張
                  取 消
                  暫無評論...
                  為您推薦
                  内蒙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