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jlrsn"><span id="jlrsn"></span></div>

    <dl id="jlrsn"></dl>

      <dl id="jlrsn"></dl>

          <progress id="jlrsn"></progress>

            <div id="jlrsn"></div>

                <em id="jlrsn"></em>
                  <sup id="jlrsn"></sup>

                  <progress id="jlrsn"><tr id="jlrsn"><ruby id="jlrsn"></ruby></tr></progress>
                  
                  

                  深圳同志

                  豆瓣評分8.3《午夜牛郎》一部同性戀電影

                  深圳同志 http://www.sigl.tw 2018-09-20 09:47 出處:網絡 編輯:@iCMS
                  生活清貧的牛仔喬恩(喬恩·沃伊特JonVoight飾)從老家來到紐約討生活,他自認為風流倜儻,因此想在紐約當個男妓混口飯吃。當他第一天來到紐約時,就在大街上勾搭女人。不料,人地生疏的他生意不成反而虧了20塊錢。沮

                  生活清貧的牛仔喬恩(喬恩·沃伊特 Jon Voight 飾)從老家來到紐約討生活,他自認為風流倜儻,因此想在紐約當個男妓混口飯吃。當他第一天來到紐約時,就在大街上勾搭女人。不料,人地生疏的他生意不成反而虧了20塊錢。沮喪不已的喬恩遇到了專靠騙點小錢為生的里佐(達斯汀·霍夫曼 Dustin Hoffman 飾),里佐騙喬恩說他認識一個男妓集團的首腦,但要收20元作為中介費。


                  最后里佐只是把喬恩介紹給了一個同性戀的皮條客,憤怒不已的喬恩隨后找到了里佐。里佐收留了無家可歸的喬恩,兩人漸漸成了無所不談的好朋友。 寒冷的紐約冬天,兩人過的十分辛酸,以至于衣食無著,里佐也沒有錢買藥治病


                  里佐向往著邁阿密的生活,他邀請喬恩和他一起到邁阿密去闖世界。生活無著的兩人這晚來到一家地下酒吧去碰運氣,當喬恩終于搞到一單生意后,體力不支的里佐摔下了樓梯。奄奄一息的里佐此時最記掛的仍是邁阿密家鄉的陽光,喬為了完成朋友的愿望,開始鋌而走險。


                  《Midnight Cowboy》,說不出來,真是讓人驚喜。沒想到這樣一部老片子,如此前衛。▲▲▲


                  我本以為寓意就在JOE一人身上了,單純,富有理想,辛酸經歷,受挫,勇往直前,妥協。借COWBOY一業,帶著愛心般,躊躇滿志的樣子,這樣拍,在那個年代算是十分大膽了,無論是從哪個方面來講,道義也好,手法也好。我本以為就如此了,大膽有些寓意但也許比較悶的好片子罷。


                  結果哪想到遠不止如此。特別到了后頭,扛相機的男人,發傳單的女人,奇怪的PARTY,酒店外聯想翩翩的剪輯,邁阿密的海灘和陽光,運用了大量表現主義的手法,剪輯相當前衛,在那個年代的片子里算得上異數,也許是一部有些奇怪別扭的電影,但如今看來,它仿佛超前太多了,即使放在今天,也許依舊會引起爭議連連。


                  一定程度上,如果要找一個相關的話,會突然想起《天生殺人狂》。奇怪的鏈接,也許是剪輯的緣故罷,閃回的片斷,理想或者是記憶。


                  喜歡結尾,少見的淡處理。我看一部電影,甚至是某些很喜歡的片子,常常會很恐怖地完全想不起結尾,能記住結尾的除非是太經典處理。比較容易理解的就是那種快十分鐘結尾時結局陡變處理,很典型的,比如說《非常嫌疑犯》;還有一種即是給懸念的結局,突然冒進我腦子的是《本能》,緩緩搖鏡向下,床下一把冰錐;再就是高潮型的結尾了,太多,很平庸,最常見。


                  這些結尾如果能給人印象深刻那幾乎是百分百應該的,因為本來就是屬于這一型,專挖結尾,就靠著尾巴出彩的。但《午夜牛郎》的結尾處理就很像一種零落的收筆,浸染著,然后果斷淡出,Rizzo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死在JOE BUCK的懷里,沒有任何音樂渲染,沒有雜亂的人物關系,默默悄悄,生命在即將到達夢想之地時結束。結尾,汽車駛過邁阿密的海邊,鏡頭漸遠,字幕起。


                  這樣的留白,反而在冥冥中力量龐大。


                  還有很經典的《四百下》的結尾,從少管所逃出來,一路奔跑的冬尼一直跑到海邊,不能繼續前行,突然轉臉直面鏡頭,放大,定格。一張13歲少年的面孔,表情復雜,錯愕,失望,迷惘?他的想法從那兩三秒中的對視中彷佛全都傳達了出來卻完全無從分析解說。從另外一個意義上,就像觀眾在整個電影里整整當了前一個半小時的偷窺者,最后一刻卻意外地同少年相遇,交流,他發現了你的存在,于是一張直面的臉消融在銀幕上的最后一拍里,眼神復雜。那樣的一張臉,不屬于13歲的眼睛,讓你久久不能釋懷。。。


                  ▲▲▲


                  首先,這位偉大的演員是安吉麗娜-朱莉的父親▲▲▲


                  喬恩-沃伊特(Jon Voight)與大多數好萊塢明星一樣,演藝事業起步于舞臺和電視。他所不同的是很快就受到了學院的認可,四獲奧斯卡獎提名,一次封王。他與女兒安吉麗娜-朱莉(Angelina Jolie)的張狂、性感不同,他更多的是一種沉穩與儒雅,好似一瓶美酒,越久越淳,侵入心脾。他有著強壯的體魄、開朗的性格、富有魅力的個性,是當代美國人夢想的化身。


                  1938年12月29日,喬恩-沃伊特出生于美國紐約州揚克斯(Yonkers),是一位捷克裔美國高爾夫球迷的兒子。他從小生性靦腆,但卻愛上了表演藝術,他還在高中和天主教大學上學時就活躍于學生戲劇界。1960年畢業于天主教大學,并開始向鄰居幼兒園老師桑福德-邁斯勒(Sanford Meisner)悄悄學習表演,并于這一年在紐約牡蠣劇場(Oysters)進行了他第一場非百老匯喜劇的表演。人們對他在這場表演中的評論是好象"既不會走,也不會講話"。幸運的是,他堅持了下去,后在"紐約社區劇團"接受表演訓練。1961年,他在百老匯名躁一時的歌舞劇《音樂之聲》(“The Sound of Music”)中飾演一個歌手角色。由于天生具有北歐血統,相貌英俊,所以他一直在一些電視連續劇中擔任配角。1966年,他參加了加州全國莎士比亞節。第二年,由于他在《那個夏天》(“That Summer”)和《那個秋天》(“That Fall”)中的出色表演而獲得了世界戲劇獎(Theatre World Award)。


                  1967年,沃伊特上演了他的銀幕處女作,在被譽為“新西部片旗手”的約翰-斯特奇斯(John Sturges)執導的西部片《龍虎山大決斗》(“Hour of the Gun”)中飾演一個土匪小角色。接著他出演了諷刺片《勇敢的弗蘭克》(“Fearless Frank”)。1969,沃伊特主演了奧斯卡金牌導演約翰-施萊辛格(John Schlesinger)的劇情片《午夜牛郎》(“Midnight Cowboy”),在劇中飾演了一個夢想到紐約掙大錢的大眼睛皮條客喬-巴克(Joe Buck),作為新人的沃伊特將精力旺盛的得克薩斯州青年巴克塑造得栩栩如生,而一夜成名。此片的成功使他被授予紐約影評協會和全美影評協會的最佳男演員獎,并首次獲得了第42屆奧斯卡獎最佳男主角提名。這也將他的二部60年代中期拍攝而從未發行過的影片迅速推向市場。


                  進入70年代,他的片約不斷。但是他拒絕接受那些只注重青春和相貌的影片。相反他選擇了一些具有挑戰性的角色,如德國金像獎導演邁克-尼科爾斯(Mike Nichols)執導的黑色反戰喜劇片《第22條軍規》(“Catch-22”,1970)中的陸軍軍官米洛,《革命者》(“The Revolutionary”,1970)中的政治活動家A,而1972年約翰-保曼(John Boorman)執導的冒險驚悚片《激流四勇士》(“Deliverance”)中那個自私自利的艾德-金特里(Ed Gentry)則是他早期最被人看好的角色之一。


                  1978年,沃伊特在哈爾-阿什比(Hal Ashby)執導的戰爭劇情片《歸家》(“Coming Home”)中塑造了一個越南戰場上歸來的傷兵路克-馬丁(Luke Martin)。影片探討越戰給美國人帶來的微妙影響,具有相當高的代表性。沃伊特片中的戲絕大多數是在輪椅上拍攝的,但由于他較好地把握了路克-馬丁這個人物身殘,但頭腦清晰、毅力驚人、渾身充滿活力的性格特征,因而演來揮灑自如。從而使他獲得了1978年第31屆戛納電影節和1979年第36屆金球獎、第51屆奧斯卡三項最佳男主角的桂冠。從影十年,即獲影帝稱號,一時傲視眾雄,贊譽不斷。


                  80年代和90年代,沃伊特更致力于各種社會政治活動,拍電影的時間越來越少了。1983年他拍攝的《五口之家》(“Table for Five”)使他成為了票房上的明星。1985年,他又在蘇聯導演安德里-康查羅夫斯基(Andrei Konchalovsky)執導的冒險動作巨片《暴走列車》(“Runaway Train”)中飾演罪犯曼尼,出色的表演,再次獲得第58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1990年又推出了《永恒》(“Eternity”),他還在該片中擔任了編劇。這部影片講述的是一個電視記者的故事,他試圖揭露政府的腐敗行為,并愛上了一個模特,碰巧這個模特也是他想要爆光的這支力量的工具。此片一直沒有廣泛發行,但是其內容充分反映了沃伊特的世界觀。這以后他參加了一系列的電視片拍攝工作。


                  90年代后期,他先是推出了邁克爾-曼(Michael Mann)的動作驚險片《熱力》(“Heat”,1995),這是一部十分賣座的警匪動作片,影片對人物的內心世界有著深入的探索和展示。由奧斯卡影帝艾爾-帕西諾(Al Pacino)和羅伯特-德尼羅(Robert De Niro)主演,加上沃伊特,此片有三位奧斯卡影帝加盟,難怪如此賣座。接下來,1996年,沃伊特又與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合演了另一部賣座大片----由布賴恩-德帕爾馬(Brian De Palma)執導的冒險片《碟中碟》(“Mission:Impossible”),在劇中飾演叛徒吉姆(Jim)。1997年,沃伊特一口氣上映了數部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影片:路易斯-羅薩(Luis Llosa)的恐怖驚悚片《狂蟒之災》(“Anaconda”)、名導奧利弗-斯通(Oliver Stone)的驚悚片《U形轉彎》(“U-Turn”)、戴維-霍根(David Hogan)的動作片《一號通緝令》(“Most Wanted”)和大導演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的諷刺片《播雨者》(“The Rainmaker”),這些影片是既叫座又叫好,顯示了沃伊特的演繹功力和影響力。


                  998年,沃伊特在托尼-斯科特(Tony Scott)執導的動作驚悚片《全民公敵》(“Enemy Of The State”)中飾演美國安全局的情報頭子托馬斯(Thomas),與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和吉恩-哈克曼(Gene Hackman)聯袂出演。本片著重描寫了政府官員濫用權力腐敗黑幕,利用高科技的手法將層出不窮的跟蹤與反跟蹤演示得讓人眼界大開。1999年,沃伊特又在布萊恩-羅賓斯(Brian Robbins)執導的劇情片《球隊的榮耀》(“Varsity Blues”)中飾演作風嚴厲的鐵血足球教練巴德(Bud)。這是一部迎合美國青少年的口味的影片,通過一個高中美式足球隊的故事,將他們的喜怒哀樂及二代人所不同的觀念進行了詮釋,體現了所謂的"美國精神",因而贏得了年輕一代影迷的青睞。


                  2001年,沃伊特參加了邁克爾-貝(Michael Bay)執導的史詩戰爭巨片《珍珠港》(“Pearl Harbor”)的拍攝,從吉恩-哈克曼手中爭得羅斯福總統的角色,嘗試了一回當總統的經歷。之后,他又與女兒安吉麗娜-朱莉合作推出了西蒙-韋斯特(Simon West)執導的動作驚險片《古墓麗影》(“Lara Croft: Tomb Raider”)。影片改編自著名的流行電腦游戲《古墓麗影》,他在劇中飾演勞拉的父親考古學家克羅夫特(Croft)公爵。接著,他在本-斯蒂勒(Ben Stiller)執導的男模喜劇片《祖蘭德》(“Zoolander”)中有令人忍俊不禁的表演。


                  2001年,沃伊特最精彩的表演是在邁克爾-曼導演的傳記片《拳王阿里》(“Ali”)中,他在劇中飾演長期與阿里合作的王牌評論員霍華德-科塞爾(Howard Cosell),與威爾-史密斯一起共同演繹了傳奇拳王穆罕默德-阿里在60、70年代拳壇上的拼搏歷程,將這一位美國體育史上最偉大的斗士人生軌跡再在于銀幕之上。他因此片的精彩表現獲得了奧斯卡獎最佳男配角提名。


                  喬恩-沃伊特的第一任妻子是1962年結婚的勞里-彼得斯(Lauri Peters),后兩人于1967年離婚。第二任妻子馬奇琳-伯特蘭(Marcheline Bertrand)1973年與沃伊特結合,5年后又各奔東西。但生有兩個孩子:安吉麗娜-朱莉和詹姆斯-黑文(James Haven)。其中的安吉麗娜-朱莉子承父業,在銀幕上的風頭絕不亞于沃伊特,頻頻爆光媒體的安吉麗娜-朱莉大有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之勢。


                  獲獎記錄:

                  2002年因《拳王阿里》獲第74屆奧斯卡獎最佳男配角提名

                  1986年因《暴走列車》獲第58屆奧斯卡獎最佳男主角提名

                  1986年因《暴走列車》獲第43屆金球獎最佳男主角獎(劇情類)

                  1979年因《歸家》獲第51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

                  1979年因《歸家》獲第36屆金球獎最佳男主角獎(劇情類)

                  1978年因《歸家》獲第31屆戛納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獎

                  1970年因《午夜牛郎》獲第42屆奧斯卡獎最佳男主角提名

                  1970年因《午夜牛郎》獲第27屆金球獎最有前途新人獎

                  1970年因《午夜牛郎》獲第23屆英國電影學院最有前途新人獎

                  1970年因《午夜牛郎》獲全美影評協會的最佳男演員獎

                  1970年因《午夜牛郎》獲紐約影評協會最佳男主角獎


                  1我會回來的!

                  A naive hustler travels from Texas to New York City to seek personal fortune but, in the process, finds himself a new friend.

                  人與人的緣分總是長長短短,像削鉛筆。越是適切,消耗越是大。

                  ——張怡微《午夜牛郎

                  豆瓣評分8.3《午夜牛郎》一部同性戀電影

                  豆瓣評分8.3《午夜牛郎》一部同性戀電影

                  豆瓣評分8.3《午夜牛郎》一部同性戀電影

                  豆瓣評分8.3《午夜牛郎》一部同性戀電影

                  豆瓣評分8.3《午夜牛郎》一部同性戀電影

                  豆瓣評分8.3《午夜牛郎》一部同性戀電影

                  豆瓣評分8.3《午夜牛郎》一部同性戀電影

                  豆瓣評分8.3《午夜牛郎》一部同性戀電影


                  0

                  精彩評論

                  暫無評論...
                  驗證碼 換一張
                  取 消
                  内蒙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