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jlrsn"><span id="jlrsn"></span></div>

    <dl id="jlrsn"></dl>

      <dl id="jlrsn"></dl>

          <progress id="jlrsn"></progress>

            <div id="jlrsn"></div>

                <em id="jlrsn"></em>
                  <sup id="jlrsn"></sup>

                  <progress id="jlrsn"><tr id="jlrsn"><ruby id="jlrsn"></ruby></tr></progress>
                  
                  

                  深圳同志

                  占領全網的“鎮魂女孩”,在現實中會支持同性戀平權嗎?

                  深圳同志 http://www.sigl.tw 2018-09-13 14:55 出處:網絡 編輯:@iCMS
                  前段時間,一部由耽美小說改編的網劇《鎮魂》圈了好大一波粉,很多女生為兩個男主的CP著迷,紛紛自稱“鎮魂女孩”。回想最近幾年的影視作品、綜藝節目,“賣腐”好像已經成了一種常見的操作。年輕觀眾們對熒屏同志形

                  前段時間,一部由耽美小說改編的網劇《鎮魂》圈了好大一波粉,很多女生為兩個男主的CP著迷,紛紛自稱“鎮魂女孩”。

                  占領全網的“鎮魂女孩”,在現實中會支持同性戀平權嗎?

                  回想最近幾年的影視作品、綜藝節目,“賣腐”好像已經成了一種常見的操作。年輕觀眾們對熒屏同志形象的關注,也營造出一種氛圍:公眾對性少數群體的了解和認同已經很深了。

                  占領全網的“鎮魂女孩”,在現實中會支持同性戀平權嗎?

                  真的是這樣嗎?仔細想想,這種支持好像又是一種錯覺。

                  盡管被提到的次數越來越多,但這個群體的真實形象對其他人來說似乎又是模糊而有偏差的:很多在熒屏上“萌CP“的觀眾,在現實生活中不一定是支持同志平權的人;對同性戀題材作品越發嚴格的審查,也阻礙了很多人進一步了解性少數群體……

                  許多人甚至不了解,性少數群體不只是指同性戀、雙性戀等性取向少數群體,也包含變性人、跨性別者等性別認同的少數群體。

                  不去真正地了解ta們,理解、支持,就更無從談起。

                  小王子訪談了身邊的一些性少數朋友,整理出了5個ta們認為公眾對性少數群體常見的誤區。希望可以從這里開始,讓更多人了解到性少數群體的不同側面。

                  “性少數”=“同性戀”?

                  由于同性戀的“出鏡率”比較高,所以當大家提到性少數群體時,第一反應就是同性戀。其實性少數群體涵蓋更多人群,它包含更多元的性別和性傾向認同。

                  性少數群體在英文中最通用的表達是LGBTQ,即:女同性戀(Lesbian),男同性戀(Gay),雙性戀(Bisexual),生理性別和心理性別認同不同的跨性別者(Transgender),酷兒(Queer)和/或對其性別認同感到疑惑的人(Questioning)。

                  這些多元性別人群,也希望自己被看見、被理解:

                  占領全網的“鎮魂女孩”,在現實中會支持同性戀平權嗎?


                  橙子26歲女Queer

                  平常大家一提到性少數群體,說得最多的就是LGBT(Lesbian,Gay,Bisexual,Transgender),L和G是比較常出現在公眾視野的,B和T就會少一些。

                  我的自我認同是LGBT后面常常加的Q,這個Q既有Queer的意思,也有Questioning的意思。這個概念其實是為不愿意將自己的性別和性傾向認同限定在傳統的性別二分論的一部分人而界定的。

                  作為Queer的我,既可能是喜歡同性,也可能喜歡異性,也可能對對方的性別完全不介意。具體說起來,酷兒可能更像是我們的一種態度。

                  性別和性傾向認同本來就是一件很復雜的事情,不是二元對立,而是在一個波譜上來回搖擺。facebook的56個非傳統性別選項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對我而言,我希望更多人能在同性戀、雙性戀等等之外,了解到性少數群體的更多方方面面。

                  你這么“娘”,

                  八成是個gay 吧?

                  平時講到男同性戀時,大家對他們的印象似乎都有點“娘”。這些“娘”有時是相對正面的,比如很多女生都說想要“gay蜜”:與“直男”不同,他們都善解人意、精致好看。有些“娘”則是負面的,比如《非誠勿擾》中馮遠征的角色,行為舉止比較柔媚,在電影中作為笑料出現。

                  占領全網的“鎮魂女孩”,在現實中會支持同性戀平權嗎?

                  無論正面還是負面,都是可能是不太令人愉快的刻板印象:

                  Johnny  24歲男gay

                  前段時間好像有個男同題材的網劇熱播,“gay蜜”這個概念就特別流行。經常看到女生說“我也好想有個gay蜜啊”,“有沒有可愛的小gay來做我的閨蜜”,看了之后就很頭大。

                  我有很多女生好朋友,但我們成為朋友,是因為我們意趣相投,并不因為我是gay。

                  我確實有很多同志朋友挺“娘”的,說話喜歡撒嬌,帶很多手勢,但也有很多同志朋友很“爺們”。有一些朋友特別會穿衣打扮,每天出門前捯飭很久,看到我的穿著都要從頭到腳評判一番,有一些則穿著很“直男”,人字拖大褲衩就滿街晃。

                  這是每個人不同的生活方式,我覺得都挺好的。讓我覺得有問題的是,經常有身邊的人會說,“你一個gay怎么穿得這么邋遢”,或者“你看看那個人那么娘,你覺得他是不是gay”?

                  我覺得,以一個什么樣的狀態與人打交道,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完全是個人的選擇。可能這樣的特質在某個群體中更多地出現,但將它們歸為這個特定群體的特質,很容易將這個群體標簽化,掩蓋群體中每個人的不同。

                  而這對于異性戀男生而言,也是一種無形的壓力:難道他們注重穿衣打扮,或帶有一些女性化的特征,就要被認為是gay了嗎?

                  你們兩個誰是“老公”

                  誰是“老婆”呀?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BL小說、網劇中都對主角進行了明確的“攻受”設定,人們總會覺得,同性戀情侶也像異性戀一樣,應該有相對應的“老公”、“老婆”的分工。

                  占領全網的“鎮魂女孩”,在現實中會支持同性戀平權嗎?

                  的確有一部分同性戀接受這樣的設定,也覺得非常有趣,但有一些人并不這么看,會認為這本身也是一種偏見:

                  小樹20歲女Lesbian

                  的是,別人會覺得同性戀的關系中也理所當然會分男性和女性兩種角色,甚至當你告訴ta們你并不介意,也不愿意區分的時候,ta們會嘲諷:“怎么可能,那你們啪啪啪的時候誰在上面誰在下面?”

                  占領全網的“鎮魂女孩”,在現實中會支持同性戀平權嗎?

                  我自己不愿意區分誰是“攻”誰是“受”,因為我覺得,傳統異性戀關系中的“男主外女主內”本身就是畸形的產物,在同性戀關系中,本來可以完全拋開這些,進行一場平等的戀愛關系,但還硬要把這套關系套進來,我只想說,何必呢?

                  就算在同志群體內部,這種角色分工有時也到了一種奇怪的地步。 對“T”的期待就是帥氣霸道,對“P”的期待就是溫柔體貼,如果不是,就可能是“不搶手”的狀態。想一想,這不就是我們從小就抵觸的“女孩要有女孩的樣子”的翻版嗎?

                  男生女生都喜歡,

                  你該不會是個“渣男/女”吧?

                  與平權運動中常常出現的同性戀、更容易吸引關注的跨性別者相比,雙性戀群體似乎更不容易被看見。

                  占領全網的“鎮魂女孩”,在現實中會支持同性戀平權嗎?

                  不被看見,也就意味著有更大的幾率被誤解:

                  藍天28歲女Bisexual

                  在15歲之前,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喜歡上另外一個女生。跟她開始只是普通朋友,后來越來越熟絡,越來越親近。直到有一天,她跟我表白了。當時有些驚慌失措,直接拒絕了。

                  但后來我回想起這段感情,會覺得我當時就是喜歡她啊,是戀愛中的那種喜歡,只是這個事情對我來說太陌生,我不敢確認也不敢接受。

                  我覺得雙性戀不像同性戀或異性戀那樣容易確定,而是處在一個很模糊的地帶。我們好像都會經過一個困惑期:我是只喜歡她一個人嗎?還是對所有的同性都保持開放?后來我開始擁抱雙性戀的身份,不再用性別這個元素去限制自己。

                  有時會遇到一些奇怪的問題,比如有人會說:“男女都可以,那你們會不會比一般人更‘亂’一些?”

                  這種問題挺搞笑的,一個人喜歡異性也不會和全世界的異性發生關系,雙性戀只是意味著我對戀愛對象的性別是開放的,而不是說我會同時與不同性別的人發生關系,也不意味著我會比單一性取向的人更容易不忠。

                  “為什么不干脆選擇跟男生來走一條更容易的路呢?”這種問題也是同理。跟所有人一樣,我被誰吸引根本就不是一件可以選擇的事情,而是很多機緣巧合下的結果。

                  性少數群體中優秀的比例特別高?

                  從歷史上的王爾德、圖靈、達芬奇,到當代的張國榮、金星、蒂姆庫克等等,越來越多各個領域的性少數群體出柜,給了更多人勇氣與力量,也讓很多人有了性少數群體平權的新論據:這么多優秀的人都是性少數,你還有什么理由不支持ta們?

                  占領全網的“鎮魂女孩”,在現實中會支持同性戀平權嗎?

                  ▲卷福在《模仿游戲》中飾演的圖靈,曾因同性戀取向被政府迫害。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這種對性少數群體浪漫化的描述,并不一定是件好事,因為ta們可能是少數中的少數:

                  西西32歲男gay

                  我很喜歡看一些名人同志題材的影片小說,比如《模仿游戲》 《王爾德》 《殺死汝愛》 《丹麥女孩》,看到幾十年前的ta們在更加惡劣的環境下勇敢地生活,也覺得自己渾身充滿了力量。

                  不過,這并不是同志群體的常態。我沒有看過相關研究,不敢說同志群體的生理構造會不會比異性戀群體在某些方面更加敏感,更容易有優秀的產出。但我知道的是,同志群體里也有很多普普通通的人。不只是藝術界、影視界里有同志,富士康的工人里,公共機構的公務員里,辦公樓的普通白領里,也有很多同志。

                  平時大家覺得性少數群體里優秀的人很多,我覺得是因為整個社會環境對同志群體還非常不友好,所以只有當取得一定成就之后,ta們才更有底氣“出柜”。剩下的大多數,不是不存在,而是“隱身”了。

                  浪漫化同志群體的形象,不利于大家去了解一個真實的同志群體,更不利于真正的來理解我們。

                  之前,一個身邊的朋友向小王子出柜,小王子開玩笑地回應:“你是gay嗎?怎么一點都看不出來啊?”

                  他的回答是,“那你覺得,gay應該是什么樣子呢?”

                  是啊,我們平時對性少數群體的想象,很多都是基于我們所看到的,以及我們覺得ta們應該成為的樣子。但這個數量龐大、“分類”復雜的群體,并不只被某些標簽所綁定,而是由很多各不相同的人組成。

                  希望有一天,我們不再以一個人的性別、性取向去劃定ta最重要的屬性,而是看到ta作為一個獨立個體的無數種可能。只有這樣,真正的平等與尊重才可能實現。


                  0

                  精彩評論

                  暫無評論...
                  驗證碼 換一張
                  取 消
                  内蒙快三开奖结果